• <xmp id="geqgk"><nav id="geqgk"></nav><optgroup id="geqgk"></optgroup>
    <menu id="geqgk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eqgk"><tt id="geqgk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eqgk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eqgk"></menu>
    你長得好像一個人
    我在一家餐廳打工,上菜的時候,看見老頭正在搭訕一個同齡老太太。 老太太回答他:“那我長得像誰啊?” 老頭說,“我老婆。” 我擦,老不正經,真猥瑣。 老太太...

    我在一家餐廳打工,上菜的時候,看見老頭正在搭訕一個同齡老太太。

    老太太回答他:“那我長得像誰啊?”

    老頭說,“我老婆。”

    我擦,老不正經,真猥瑣。

    老太太也氣到了,說,“你別胡說,我可是有老伴兒的”。

    說完起身就走。

    老頭賊心不死,趕緊擋住老太太,說,“你先別走,聽我講個故事。是我們那個年代的故事。”

    出于好奇,老太太坐了下來。

    老頭說,我有一個發小叫柱子,當年柱子才15歲。

    那年代沒什么吃的,柱子用彈弓打了一只鴿子,拿回來燉了湯。

    結果隔壁村的劉小妹跑過來,慌慌張張,應該是家里出什么事了。

    柱子說,大妹子,別著急,先喝口湯吧。

    劉小妹喝了口湯,終于鎮定了些。

    然后她說,你有沒有看見我家的鴿子?

    柱子嚇得一哆嗦,不敢告訴她真相,安慰她說,你別難過,鴿子一定是迷路了,過幾天就會回來。

    第二天,劉小妹又來了,突然看到天上有一個白色的東西飛過。

    小妹驚喜地說,啊,我的鴿子!

    柱子說,那是我的白褲衩,被風吹走了。

    小妹嘆了口氣,眼神黯淡了下來。

    看著小妹這樣,柱子更愧疚了,于是給她燒了個土豆。

    接下來的每一天,小妹都會來找她的鴿子,柱子每次都會做點吃的安撫她,小妹每次都吃得很滿足。

    柱子開始期待給小妹做飯,他喜歡上了小妹,他就更愧疚了。

    有一天,小妹剛進門,就看見柱子站在院子里等她。

    柱子興奮地大喊,小妹,你的鴿子飛回來了!

    小妹還沒回話,柱子就從身后掏出了一只灰鴿。

    小妹說,我的鴿子是白的。

    柱子說,這幾天太陽多毒啊,準是你的白鴿子被曬黑了。

    小妹大喝,你當我傻啊!

    柱子只好招了,承認鴿子是被他吃掉的,他愿意補償她。

    小妹說,那你一輩子都給我做飯吧。

    于是,他們就開始處對象了。

    結婚幾年之后,柱子才知道,小妹一直在騙他。

    那只鴿子本來就是小妹準備拿來吃的,還沒來得及殺,它就飛跑了。小妹喝下那碗湯的時候,就知道那是自己的鴿子,但是柱子的廚藝太好了——后來她每天假裝去找鴿子,其實是蹭吃蹭喝,結果喜歡上了柱子。

    她假裝在等鴿子,其實是在等柱子對她動心。

    她等到了。

    老頭看著老太太,問,我的故事怎么樣?

    老太太說,聽得我都饞了。

    老頭笑了,說,那我再給你講一個故事。

    50年前,我有個工友,叫小高。

    他是廠里最厲害的技術員。

    他的女朋友叫芳芳。

    我們廠一共有五朵金花,芳芳就是第六朵。

    小高在第二車間,芳芳在第三車間。

    他倆感情特別好,一分鐘見不到,都很難熬。

    對他們來說,隔著一個車間,都像是異地戀。

    小高下定決心要成為車間主任,這樣就能自由地穿梭在兩個車間之間,就能每時每刻看見芳芳了。

    于是小高開始努力上進,經過了很多個日日夜夜,組織上終于看到了他的努力——派他去西北支援建設了。

    這下完了,他們真的成了異地戀了。

    走的時候,小高讓芳芳等他兩年,到時候他們就結婚。

    結果,小高到了西北,才進職工宿舍呢,就被組織帶進沙漠,加入一個保密項目,從此跟外界斷了聯系。

    這一去就是四年。

    四年之后,小高一回到職工宿舍,就看到床上堆滿了來信,全是芳芳的。

    第1封信,“小高同志,我很想你……”

    第19封信,“小高同志,我在解放路發現了一家小吃攤,味道特別好,等你回來,我們一起去吃……”

    第38封信,“小高同志,為什么你一直不回信,是不是和其他女同志發展出了戰斗友誼,我也要去和隔壁車間的小李發展發展……”

    第39封信,“小高同志,上一封信是我意氣用事了,都是騙你的,我根本沒有和小李同志接觸。”

    小高一封封地拆信,看得又哭又笑,他拿出了最后一封信:“小高同志,我媽給我介紹了對象,如果今年國慶之前,你還不回來,我就得嫁給他了……”

    國慶?小高一身冷汗,現在是10月中旬,國慶已經過去兩周了。

    他立馬去趕火車,心急火燎,花了兩天時間,才回到老家。

    他直接沖到了芳芳家,她不在。

    是啊,她都嫁人了。

    他失魂落魄地去了芳芳提過的那家小吃攤。

    他點了碗面,吃著吃著就哭了起來。

    這時,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前。

    是芳芳,她正微笑地看著他。

    后來小高才知道,原來芳芳每天會來這里等他,到國慶那天,小高又沒有出現,芳芳發誓,她再也不來這了。

    結果她還是來了。

    當他們之間只隔了一堵墻的時候,她熬不過一分一秒,當他們之間隔了千山萬水的時候,她反而熬過了四年。

    她一直等他回來。

    她等到了。

    老頭的故事講完,老太太點點頭,說,真是個好故事,還有嗎?

    老頭接著說,那我講一對老夫老妻的故事吧,男的叫老吳……

    老吳跟他老伴結婚40年,為了慶祝他們的結婚紀念日,兒子給他們報了一個旅行團,去美國玩。

    老吳很興奮,每天都在練英語,老伴埋汰他,練了兩星期,就只學了三句話。

    他們到了美國,導游帶他們到時代廣場自由活動。

    老吳特別興奮,見到外國人就招手,嘴里不停說,hello啊!hello啊!你們都hello!

    這是老吳學的第一句英語。

    他們一路看一路逛,老吳見到什么都問,這個how much?那個how much?

    這是老吳學的第二句英語。

    老吳一路上都在賣弄英語,走著走著,卻發現老伴不見了。

    他嚇壞了。

    他到處去找,在人來人往的時代廣場,一個瘦小的亞洲老頭,在高大的外國人中東奔西跑,嘴里喊著陌生的語言,顯得特別突兀。

    他走遍了他們走過的每個地方。從劇院到廣場,從廣場到商場。

    在一個商場聽到爭執聲,他往前一看,正是老伴。

    老伴杵在商場里面,死死抱住一根柱子不撒手,旁邊站著幾個高壯的保安,正在拉她。

    老吳沖上去擋在老伴面前,他很瘦弱,但又很強壯。

    老伴緊緊抓著老吳的胳膊,激動地說,老吳!老吳!

    老吳對保安怒吼,你們別碰她!My wife! My wife!

    這是老吳學的第三句英語。

    原來老太太走丟了之后,一直站在原地,直到商場關門。

    保安來清場,她還死抱著柱子不肯走。

    老吳又擔心又生氣,你傻站在這干嘛?

    老太太說,我不認識路嘛。我只會傻站著等你,我知道你一定會找到我的。

    她一直站在原地,這是最笨的等待,也是最執著的信任。

    她等到了。

    老太太聽完故事,心滿意足,就跟老頭告別,回家了。

    我跟老頭聊天,這才知道,老頭講的是他和老太太的故事。

    故事里的柱子是他,小高是他,老吳也是他。

    而剛離開的老太太,叫劉芳芳。

    劉小妹是她,芳芳是她,老伴也是她。

    她是他的妻子。

    他們10多歲的時候在農村相識,到了20來歲,一起進了工廠,后來結了婚,約好了,要牽手走完這一輩子。

    但是,老太太爽約了。

    三年前,老太患上了老年癡呆,到現在誰也不認識了,她口中一直說的老伴,每天就坐在她面前,她卻再也認不出了。

    老太太每天都會來這家餐廳,老頭就每天來這給她講故事,講過去他們之間發生的事,希望有一天能讓老太太想起他。

    我小心翼翼地問,萬一她一直記不起來呢。

    老頭說,上半輩子,都是她在等我,下半輩子,換我等她了。

    他不知道需要等多久,但他會一直等。

    “你長得好像一個人。”

    這句話,其實是老太太以前對他說過的。

    重逢的那天,他在小攤上吃著面,邊吃邊哭。

   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冒出來。

    “你長得好像一個人。”

    小高抬起頭,發現是芳芳。

    小高哭得更兇了,哭著說,像誰?

    芳芳說,我丈夫。

    小高一愣,芳芳接著說,我已經向組織請示過,組織同意我們結婚,明天你就跟我去辦手續,不許再跑了。

    “你長得好像一個人。”

    本來我以為,這是最老套的搭訕,沒想到是最深情的告白。

    有一天,老太太照常來了,坐下。

    我算著時間,老頭也差不多該到了,這時,門被推開,進來的卻不是他,是一個年輕人,長得跟老頭很像,胸前佩戴一朵白花。

    他坐在了老太太對面。

    年輕人說:“奶奶,我給你講個故事吧。”

    我心里一沉。

    那個風雨無阻,每天坐在同一個位置,面對同一個人,講著同樣的故事的老頭,走了。

    他等了好幾年,想等她看著自己,露出熟悉的微笑。

    他沒有等到。

    在這個浮躁而快速的時代,我們真的很沒有耐心。

    泡面需要3分鐘,我們嫌太長;

    電視劇一集30分鐘,我們要快進。

    然而我們愿意花三五年,甚至一輩子,去等待一個人。

    普魯斯特在《追憶似水年華》中說,盡管我們知道再無任何希望,我們仍然期待。等待稍稍一點動靜,稍稍一點聲響。

    老太太看著年輕人,她望著他的臉出神,表情困惑。

    “小伙子,你長得好像一個人。”

    599彩票平台599彩票主页599彩票网站599彩票官网599彩票娱乐 秦皇岛 | 五指山 | 大理 | 咸阳 | 寿光 | 衡水 | 无锡 | 防城港 | 朔州 | 永新 | 无锡 | 莱芜 | 榆林 | 香港香港 | 涿州 | 淮安 | 安康 | 溧阳 | 信阳 | 滁州 | 周口 | 瓦房店 | 昭通 | 宁波 | 咸阳 | 宜都 | 伊春 | 雄安新区 | 宜都 | 宁波 | 泉州 | 济源 | 黄南 | 宿州 | 陇南 | 台湾台湾 | 东海 | 兴化 | 吕梁 | 邯郸 | 长葛 | 潜江 | 潜江 | 邢台 | 保亭 | 莱芜 | 铜陵 | 海东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平顶山 | 明港 | 海西 | 张掖 | 连云港 | 丹阳 | 牡丹江 | 安康 | 万宁 | 临沂 | 汕头 | 海西 | 阿克苏 | 临沧 | 高密 | 揭阳 | 承德 | 临海 | 台中 | 郴州 | 三门峡 | 武威 | 桂林 | 江西南昌 | 台中 | 江西南昌 | 如东 | 北海 | 韶关 | 三河 | 洛阳 | 阳春 | 阿拉尔 | 泗阳 | 三亚 | 林芝 | 安阳 | 内江 | 延边 | 伊犁 | 如皋 | 定州 | 仁怀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孝感 | 红河 | 桐乡 | 聊城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