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xmp id="geqgk"><nav id="geqgk"></nav><optgroup id="geqgk"></optgroup>
    <menu id="geqgk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eqgk"><tt id="geqgk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eqgk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eqgk"></menu>

    找個能一起玩的人就嫁了吧

    幾個閨密在一起聊天,總喜歡說說愛情,這一次,她們說起身邊情侶中最令人羨慕的愛情模式。 閨密A 說是教授和他夫人,這一類屬于情人知己,有點兒像錢鐘書和楊...

    幾個閨密在一起聊天,總喜歡說說愛情,這一次,她們說起身邊情侶中最令人羨慕的愛情模式。

    閨密A 說是教授和他夫人,這一類屬于情人知己,有點兒像錢鐘書和楊絳那類,兩個人既是學術路上的好伙伴,也是生活中的好搭檔。

    閨密B 說是小琪和她老公,小琪大學一畢業就嫁了人,老公大她十歲,寵她寵得像公主,家里家外一手抓,小琪一點兒都不用操心。用閨密B 的話來說,小琪老公要是再有錢一點兒,簡直就是“霸道總裁遇上灰姑娘”的現實版啊。

    閨密C 說是淳淳和浩子。這一對完全可以用瓊瑤劇的歌詞來形容:“你是風兒我是沙,纏纏綿綿到天涯。”兩個人見天地在微博微信QQ 空間曬恩愛,當著朋友的面也能卿卿我我,膩歪得讓大家都暗暗想到那句“秀恩愛死得快”,結果他們非但沒分手,結婚五周年還跑馬爾代夫去膩歪了。

    她們都催問我:“說說心目中理想的情侶是什么樣?”我想了想說:“要說羨慕,還挺羨慕大熊和小可這一對的。”

    閨密們深表不屑,有人甚至說:“呀,那對逗比。”

    我笑笑沒反駁,可別說,“逗比”兩個字還挺形象的,我還真找不到更形象的兩個字來形容他們。

    大熊和小可,可不就是一對逗比情侶嘛。

    大熊是我校友,高我很多屆,每次校友聚會都爭著買單,看在錢的份上,大家都叫他一聲“大師兄”。這聲“大師兄”沒多大敬重的成分,大熊人挺好的,就是總有點兒不靠譜。

    大熊人如其名,長得高大威猛,往那一站,敦厚威風的樣子活像黑熊,為此贏得了這個外號。可別被他的外表欺騙了,此人心思細膩、極有情調,愛旅游、愛攝影、愛泡吧、愛飆車、愛各類極限運動,什么都喜歡,什么都會一點兒,是個典型的玩家。

    剛畢業那會兒大熊考入了一個政府部門,還挺搶手的,很快被一個女孩子死死盯住了。俗話說“女追男,隔層紗”,沒幾個回合,女孩兒就成功地抱得大熊歸,兩人頗恩愛了一場。

    可是好景不長,兩個人很快就吵得不可開交。主要是大熊結婚后還是一樣的貪玩兒,哥們兒叫他都是隨叫隨到,半夜三點還會拎著攝影器材去拍“雙星伴月”。結婚之前,女孩兒覺得這是浪漫;結婚之后,只覺得他是任性胡鬧。大熊也挺納悶,其實他婚前婚后一個樣,怎么老婆對他的態度就有這么大的變化?

    兩個人鬧來鬧去的,期間還生了一個娃。女孩兒心想:“你都當爹了,總該收心了吧?”沒想到大熊絲毫沒變,有次她回娘家讓大熊照看一下孩子,結果他直接把孩子帶到攀巖現場去了。

    女孩兒徹底死了心,提出了分手。離婚的時候大熊還挺仗義,把房子孩子都給了前妻,自己就分了一輛破破的高爾夫,倒沒見他有多消沉,仍然像以前一樣,開著車到處晃蕩,每天咧著嘴傻樂傻樂的。

    實際上第一次婚姻的失敗對大熊的打擊還挺大的,從那以后,他對婚姻就失去了信心,總覺得自己可能完全不適合婚姻。朋友們給他介紹女朋友,他都不上心,吃兩頓飯就玩失蹤,深怕再被婚姻套牢。

    小可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。

    小可在一家雜志社做美編,剛畢業沒兩年。姑娘長得秀秀氣氣的,平時悶聲不響,其實骨子里挺風花雪月,屬于典型的悶騷女,偶爾發表點兒議論還挺語出驚人的,比如她曾跟我們說過:“要嫁就得嫁個能夠一起玩的人。”

    我們這些過來人都笑她太天真。好玩,好玩能當飯吃嗎?等到結婚后就醒悟了。也有人提議說:“不如介紹給大熊吧。”可是沒有人當真。

    沒想到這兩個人還真的拉扯上了。

    沒有人介紹,他們是在一次徒步活動中認識的。當時正好是澳門回歸十周年,有人發起了百里徒步的招集帖,結果吸引了上千名驢友,小可也是其中一個。她平常雖然也愛運動,可從來沒有走過這么遠的路,走到半路上就吃不消了。

    旁邊一個男的看她一瘸一拐的,熱心地把準備好的登山杖借給了她,還傳授了許多徒步的經驗,比如說買個登山杖啦,在鞋子中放個衛生巾吸汗啦等等。徒步的過程本來很單調,幸好有此人陪伴。他簡直就是個開心果,又是說笑話,又是出謎語,逗得小可笑個不停。最后十里路,她實在是走不動了,是他用登山杖拉著她,一步一步走完的。路途中間有驢友丟下了一些塑料袋易拉罐之類的,他一邊走一邊還不忘撿垃圾,美其名曰“拾寶”。小可后來回憶說:“正是這個撿垃圾的細節打動了我。”

    這個人就是大熊。

    那次徒步帶給小可的后遺癥是腳背上多了幾個血泡,腿酸痛了足足一周。但是我們堅持認為,這都不算什么,真正的后遺癥是她遇到了大熊。

    徒步回來后,小可對大熊的印象好極了,還屁顛兒屁顛兒地在朋友圈中發微信說:“相逢的人總會相逢。”

    有人給她潑冷水,說你沒看到他小拇指上的戒指嗎,那叫尾戒。

    小可自然知道尾戒代表著不想結婚,可是她說不要緊,她還年輕呢,只不過想找個有趣的人一起玩,結婚那件事實在太遙遠了。

    抱著這樣的想法,兩個人幾乎可以說是一拍即合。

    那段日子,大熊總是來找小可出去玩兒。我們以前都沒發現,小可那么清秀的一個人,原來也是個深藏不露的玩家。他們什么瘋狂的事兒都干過,凌晨起來去拍流星雨、半夜約人去賽車都是平常經歷。

    用大熊的話來說,就沒有小可不敢玩兒的項目。他頭一次帶她去蹦極時還捏了一把汗,因為小可跟他說過,她有恐高的毛病。等到她站在懸崖邊,他一看,她果然臉都白了,就安慰她說:“實在不行你就別跳了。”

    小可以為他是激將,心一橫,系上安全帶閉著眼睛就跳了下去。風呼呼地從耳邊刮過,她大聲尖叫著,感到從未有過的刺激。

    大熊還在擔心她是不是被嚇著了,小可已經笑著跟他說:“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?”

    據大熊說,就是在那一瞬間,他對小可刮目相看,覺得這個女孩子和他以前接觸過的任何女人都不同。

    我們都以為小可只是貪玩兒愛新鮮而已,不料兩個人玩著玩著,產生了強烈的革命情誼,居然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。

    幾個閨密都替小可抱不平,大熊不僅結過婚,還有娃了,就好比一輛車,性能再好如果是二手的也打折扣了,但小可呢?青春蘿莉一枚,正經的戀愛都沒談過,這樣嫁給他豈不是太虧了?

    小可不以為意,她有她的道理,她就喜歡開二手車,因為經過前面漫長的磨合,二手車開起來才順手。

    還有道關卡是大熊和前妻生的孩子,誰都知道,后媽不是那么容易做的。

    大熊離婚之后,和前妻倒是恢復了良好的關系,孩子雖說跟著媽,其實是兩個人共同撫養,前妻有時工作忙沒空,就會放在他這兒帶一陣兒。

    大熊和他的家人原本都擔心小可和孩子處不來,畢竟,她那么年輕,自己都還是個孩子。

    想不到的是,小可和那個孩子的關系十分融洽。有次孩子爸媽都沒空,她自告奮勇在家照顧小孩,等大熊忙完回到家一看,小可和孩子一人一臺電腦,正在不亦樂乎地玩著聯機游戲。前妻來接人時,孩子都不愿意走,鬧著還要跟姐姐一起玩游戲。

    朋友們請教小可做后媽的訣竅,她大笑著回答:“我就沒把自己當他的后媽,就當多了個一起玩的小伙伴,多好啊。”

    打通了這道關卡,大熊和小可的關系就水道渠成了,很快就領了證。兩個人都沒什么錢,婚禮沒有大辦。結婚那天,大熊領著一群朋友騎自行車去接新娘,每輛車上都扎著個粉紅色的氣球,到了小可家,大伙兒解開了繩子,上百個汽球冉冉升起,像一朵粉紅色的云,把小可都美哭了。

    蜜月旅行去的是新西蘭,這時候的小可藝高人膽大,壓根兒就不恐高了,還攛掇著大熊玩高空跳傘,上萬米的高空上,大熊嚇得腿直啰嗦,想著為了美人也只有狠心一跳。這一幕被小可拍了照片,上傳到朋友圈,大家默默地上去點贊,心里羨慕嫉妒恨的都有,暗想:看你們能得瑟到幾時。

    大熊和小可沒有重蹈大熊上次婚姻的覆轍。這兩個人婚前婚后一個樣,說他們是夫妻吧,倒不如說是玩伴更貼切,一有空就往外面跑,開著輛破車基本把全國各地都晃悠遍了。

    他們都不太愛做飯,平常在單位吃,周末就一家家小館子吃過去。大熊照片拍得好,算是本地小有名氣的美食達人和微博紅人,很多老板都給他們免單,只求發組圖片宣傳下就好。

    朋友們最喜歡去的就是他們家,好多人都把他們那套小房子當成了home party 的場所。朋友們去了,小可就給他們磨咖啡喝,她在這方面精益求精,有次為了打出一個完美的奶泡,足足調了二十多杯咖啡,把朋友個個喝得嘴里發苦。

    大熊呢?忙著給大家拍照,放打口碟。有次停電了,沒有音樂,他把家里的碗啊杯子啊都放在一起,一個個摸索著敲出“哆啦咪發梭啦西”的聲音來,最后,居然像模像樣地敲出了幾首完整的樂曲。這以后都成了他的拿手好戲,不停電也常常表演。

    兩口子玩心太大了,單位的領導都有了意見。兩個人一合計,干脆辭了職,大熊搞了個攝影工作室,小可開了家咖啡館,開始靠手藝過日子。不知道他們生意到底怎么樣,但兩個人看上去都開開心心的,至少也沒有窮死。

    小可后來也生了個孩子,是個女娃娃。對于尋常夫妻來說,孩子的降生意味著玩樂時代的結束,可對他們來說,只不過是漫漫人生路又多了個玩伴。他們還是照樣到處去旅游啊徒步啊,只是會帶著娃去,大部分時候帶著小的,大的孩子有空也會一起去,他不到七歲,已經很會照顧妹妹了。

    前一陣子兩口子帶著兩個娃自駕去峨眉山了,山腰有很多胖大猴子。有只猴子可能是看小寶寶長得可愛,伸出毛茸茸的猴爪來摸她,寶寶毫不畏懼,居然伸手去和胖猴子握手!

    在這深具歷史性的瞬間,寶寶的爸爸忙著拿相機抓拍,寶寶的媽媽趕緊發了張照片到微信上,只有寶寶的小哥哥英勇無畏,警惕地擋在了妹妹身前。

    這張與猴同樂的照片傳到朋友圈后,引起了朋友們對寶媽小可的一頓批判,大家都說她這媽當得太四六不靠了。可是,靠譜的人生是多么乏味啊。

    小可嫁給大熊已經四年了,剛結婚時,有個姐妹曾經問她:“終于嫁了個可以一起玩的人,感覺怎么樣啊?”當時她的回答是:“感覺好極了!”

    四年過去了,不知道她的感覺還那么好嗎?我們沒有問過,但從她時時掛在臉上的笑容,從她朋友圈曬出的美食美景來看,估計不會太賴。


    作者:慕容素衣,作家,本文摘自作者新書《愛情太短 而遺忘太長》。公眾號:一頁情書(loverletter1)

    599彩票平台599彩票主页599彩票网站599彩票官网599彩票娱乐 山东青岛 | 南安 | 阿拉善盟 | 邵阳 | 遂宁 | 阿勒泰 | 青州 | 广西南宁 | 伊犁 | 秦皇岛 | 基隆 | 白银 | 临汾 | 沧州 | 博尔塔拉 | 日照 | 大兴安岭 | 吉林长春 | 九江 | 晋江 | 常德 | 莱州 | 上饶 | 开封 | 台湾台湾 | 海北 | 海南海口 | 玉林 | 南京 | 威海 | 慈溪 | 清徐 | 广西南宁 | 张家界 | 张北 | 湘潭 | 昆山 | 连云港 | 禹州 | 马鞍山 | 文山 | 台湾台湾 | 鸡西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常德 | 永康 | 乌兰察布 | 乐清 | 湖南长沙 | 垦利 | 湖州 | 临猗 | 保亭 | 大兴安岭 | 徐州 | 克孜勒苏 | 香港香港 | 大连 | 海宁 | 博尔塔拉 | 塔城 | 明港 | 芜湖 | 琼海 | 酒泉 | 湛江 | 公主岭 | 毕节 | 扬中 | 松原 | 曲靖 | 涿州 | 牡丹江 | 甘肃兰州 | 单县 | 黔东南 | 保定 | 双鸭山 | 临汾 | 博尔塔拉 | 深圳 | 德州 | 汉川 | 牡丹江 | 鸡西 | 菏泽 | 绵阳 | 博尔塔拉 | 三沙 | 江西南昌 | 保亭 | 抚顺 | 内江 | 凉山 | 仁怀 | 渭南 | 连云港 |